返回网站首页河南人民政府中国交通运输部
微门户 | 微信公众号 | rss 订阅 | 无障碍版 |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河南交通 >> 交通新闻
[河南商报]一口口“夫妻井” 撑起山区高速路
发布时间: 2017-07-12【 字体: 】 访问次数:
    河南商报记者 陈诗昂/文

  唐韬/图

  正在建设的尧栾西高速,贯穿伏牛山腹地,桥隧比六成多。为求桥梁稳固,桩基往往深及地下三四十米。

  拿尧栾西高速六标来说,他们需要挖700多个桩基,绝大多数靠人工开挖。

  绝大多数井口旁都会站着一个女人,数十米下是她的男人。两个人,就组成了一口“夫妻井”。

  【释义】

  何为“夫妻井”?

  山区高速公路,是将闭塞村镇带入现代的最直接方式。

  然而,这一过程并不见得有多现代。比如,山区坡陡道路难行,不少工程靠人力完成。

  当前,在建的尧栾西高速沿线,分布着的一口口井就是这样。

  这些井的专业叫法是挖孔桩,就是桥梁的地基,直径多为1.5米或2米,往往深及地下数十米。

  这些井的挖掘通常由两人搭班完成,有父子、兄弟,但绝大多数是夫妻组合,这就是“夫妻井”叫法的由来。

  为什么更多的是夫妻组合?井上井下恰如两个世界,工作需要双方配合,也有份身家性命系于一人的责任和信任,夫妻、父子、兄弟显然更为放心。

  【记录】

  “夫妻井”夫妻的工作和生活

  时间:6月30日

  地点:栾川县庙子镇的尧栾西高速龙峪湾互通立交工地

  受访者:丈夫,崔振江 45岁 汝州人 2004年开始挖井

  妻子,王小云 42岁 汝州人 2008年开始挖井

  凌晨4点多

  工地上拿的是计件工资,时间金贵。4点左右,天未明,夫妻俩便起了床。

  桩分干、水两种,水桩富含地下水,一夜可积数米深。

  崔振江的这个就是水桩,要想下井干活,两人起床后头件事就是到5分钟路程外的工地上,把水泵打开抽水。

  他们这口井已经打到33米多深。由于井深、扬程高,水要近2小时才能抽干。王小云简单地做了早餐,两人吃完就走。

  

  5点50分

  这一小片工地有10口井,周边圈着围挡,防止外人进入。

  紧挨着崔振江夫妇的井还有4口未完工,挖井的人有夫妻、父子、兄弟。到了工地,崔振江夫妻将覆在井口的防坠网挪开,将工具一一清点,机器也检查一番。

  这时崔振江所在施工队的负责人杨孝根也来了,班前会上,他重复提醒着要注意安全。

  

  6点28分

  井上晴天,井下却下小到中雨。穿上雨衣雨裤雨鞋,再戴上安全帽,崔振江将软梯放下井去。软梯上下费力,他10多分钟后才到井底。

  这口井直径1.5米,只有身材相对瘦小的人才能腾挪。井下,是前一天放过炮后留下的没清理完的碎石和炮渣。崔振江得先把这些清理干净。

  一般,每天井下可以放两次炮:中午一次、晚上收工前一次。

  

  7点56分

  崔振江从井下上来,身上湿透,碎石清理完了。

  王小云用皮卷尺量了量,还差1.4米就能完工,“运气好还得两排炮,也就这两天的事。”

  这口井要求挖到34.93米,从5月27日开挖算起,已经33天。

  上来后,崔振江没顾上歇,将水泵的拴绳、风镐的管子和灯线,逐一往下放了放。

  

  8点06分

  风镐启动,井口传来闷响、腾起岩灰。

  这时,井上井下完全成为两个世界。如果遇到紧急情况,靠喊已经不现实。

  除了摇绳子,水泵断电、折弯风钻送风管,这些都是暗号。

  

  9点15分

  1小时过去了,崔振江把所有工具都带了上来。整理时,能看到他满手的茧子泡得发白。给钻机上过机油、摸了摸钻头,他带上15个水泥袋子折成的堵头下了井。这次下去,他要打上15个深1米的炮眼,再用堵头堵住炮眼防止进水。

  钻机重24斤,加上重七八斤、约一米长的钻杆,他需要拿着30斤的机器钻上两个小时。

  

  9点32分

  另一口井边的重庆女人示意王小云她要放炮了。为确保安全,一口井放炮,临近井下的人都得上来。

  王小云赶紧折弯钻机的送风管,井下的钻声停了。“要放炮了,上来。”王小云一只脚踏着井圈、一只胳膊搂住提升架,探着身子朝井下喊起来。

  人员都撤到几十米开外后,一声小的炮声后是两三声闷响,泛白的气浪携着碎石块冲向空中。

  

  11点57分

  响过炮后,崔振江来到井口边,脱下身上的雨具,然后把风钻送风管放到井底。

  通常,半个小时井下的烟才能排尽。趁着这个当口,夫妻俩把井口收拾好,然后下班。

  

  12点15分

  崔振江夫妻住的是工地提供的房子,两对夫妻一个房间。

  他所在的施工队共有二十五六组人,其中20组都是夫妻。这其中,八成是重庆人。

  崔振江把水池让给王小云,让她先洗把脸进去做饭。原本,工地有大食堂,饭菜是川味儿的,每天每个人伙食标准是17元,有两顿肉菜。因为饮食上有差异,所以崔振江夫妇开了小灶,总的来说也要节省一些。

  【状态】

  他们的劳作日复一日

  

  崔振江说,这几年河南公路修的多,在河南干的时间最多。

  他算了一下,除了东北、青海、西藏,这些年“中国2/3的省份他都去过”。

  挖桩的收入还算可观。像崔振江现在挖的这口井,一米600多块钱。从正月十八来到工地算起,夫妻俩已经挖了3个半截的和3个完整的,毛钱有五六万块。

  下午1点27分,崔振江夫妻俩离开房间赶往工地,他们下午的工作是上午的翻版。所有工作结束,往往是夜里七八点钟,偶尔也会到深夜。

  【解释】

  为什么要靠人工挖掘

  

  有各种机械,为啥还需要人工开挖桥梁桩基?

  对此,中铁大桥局郑西高速尧栾段六标项目部总经济师程艳波说,通常挖桩基靠旋挖钻或冲击钻,但伏牛山区地下的花岗岩硬度极高,旋挖钻不可行。冲击钻也尝试过,钻头磨损严重不说,一个桩基耗时两三个月。

  此外,好多桩基就在悬崖边上,重型机械上不去,也没有那个场地。

  相比之下,人工的效率反而比机械更高,只需要20天到1个月。因而,更具效率但相对传统的人工作业,就成为首选。

 


主办:河南省交通运输厅 制作维护:河南省交通通信中心
豫ICP备:12020435号 郑公备:41010029000286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7/07/12 10:33:01